啊游汓

近期es&mha Ψ(´▽`)Ψ
是岚姐姐的好妹妹( 。
是个帽控←戴帽子的都是天使 ( ˙˘˙ )

『kn中心』镜中歌•1(月永leo篇)


『——美貌值亿的濑名泉近期有个苦恼。

——他遇到了一个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人类的,没有苦恼的家伙。』


『——从那天开始,看起来像城堡一样的别墅真的成为了国王的城堡。』






『————然后,你的国王,哪怕是拼了命,也会让你幸福。』

###

#【序章】劳驾移步主页qwq!!(一直怀疑是只有聪明的人才会用手机做超链接?

#奇幻异世界paro,以人类为主多种族共存←这样的世界观w
#kn中心,从泉总视角展开
#有对年长组的羁绊向描写,没有明确cp关系,目标是人际关系向晶爹看齐…!(不存在的
#leo章瓶颈了终于生出来了…!一开始就只打算写回归后的leo性格于是把罗宾汉和花鸟卡池看了几遍找了找感觉,结果下笔之后还是我流leo…但我觉得这样的leo真的超——可爱啊(捂脸打滚

#尊重并喜爱所有角色,所有提到的爱豆都没有一点点黑的意思,全是爱你看你看!(掏心x

#以上ok请继续ww

###

#

又一声毁天灭地的尖叫贯穿了整个黯淡的森林。

“超烦的。”濑名泉从二楼隔间的梳妆镜里斜睨了一眼窗外。那是数不清第多少个愚昧的人类,对当地人的劝阻熟视无睹,又中了恶趣味天使的恶咒落荒而逃。

几年……或者说是十几年?没有实体的幻影并不介意时间的流逝,无聊的时光也总能被那些天真又愚蠢的人类一次次的闯入冲的七零八落。

天祥院离开前留下一句话,让他在这个徒有华丽外皮的装饰华美的空壳里——大概在人类的口中这已经是个鬼屋了吧——好好体验一下人的纯粹和丑恶。然后其人就像个虚无缥缈的幻影一样从这个林子消失。一起旅行的时候濑名就知道天祥院在策划着什么,把他留在这里也绝不是一时兴起。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那个有着澄澈笑容的天使还没有收回他丢出去的鱼饵,濑名也疲于思索。

“那家伙,搞不好会变成堕天使呢。不过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他讨厌被利用,却有着难以破坏的自负。不管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要自己本本分分,和所有人保持应当的距离,就不会有人能伤他分毫。其他人的事情,他才懒得操心。

除了游君。

啊——好想游君。

#

漂亮的雕花镜子中的濑名泉的生人勿近,持续到一个雨夜。

滂沱大雨几乎将昼夜的天幕混为了一样的颜色,忽的一团破旧的披风包裹着和屋外漆黑的森林鲜明对比的明媚橙黄,砸开了沉重压抑的大门。电闪雷鸣裹挟了找到避雨处的欢呼,一位明显跋山涉水却毫无疲色的青年从那团湿漉漉的破布里跳了出来。

没有一丝犹豫,甚至连正常人来到陌生房屋的第一步环视都省略了,来人踏着泥泞的鞋跟直直走到濑名泉常驻的镜子前。

……?习惯性隐去了自己的身影的濑名不解,是被发现了吗?这个人类打扮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然后下一秒他的一切疑惑在一声猝不及防欢呼中被推翻:

“绝赞的insipration——!”

濑名泉表示吓得我形都忘了隐了,漂亮的身影从镜面浮现出来,一脸震惊地看着青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笔,完全无视自己竟俯身就在混着泥巴与雨水,估计是天祥院复制了自家天庭住宅材料的超昂贵地板上开始写写画画。

“喂等下、你这家伙在别人家的地板上做什么啊!!”濑名忍不住教训起来,气愤的喊声终于引得青年朝镜子的方向扭过了头。

青年瞪大了翠绿的眼睛,水珠顺着橙黄的发丝滑落,嘀嗒,嘀嗒,地板上的水珠反着光。

“呜啾~☆你好呀好看的镜子先生!这里是宇宙人的飞艇吗!”

攸地咧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月永leo就这么毫无征兆地闯入了他的世界。

#

从那天起,写作闹鬼读作荒无人烟的树林中心,一座漂亮的别墅每天都炸开了锅。

如果说天祥院是个怪人,那么这个名叫月永leo的,将别墅搞得翻天还乐此不疲的人形破坏机大概就是已经跳脱到别的宇宙的级别。

制造的麻烦可以写一二三四五五本合集。每天早上睁眼都能看到原本整洁华贵的别墅是另一番样子——多半是因为月永leo又把写好的乐谱满地乱扔的锅。白天的时候月永喜欢在各个房间乱窜,像划分领地一样在屋子的四处留下自己的笔迹(他本人称之为珍贵的灵感)。有时连可以瞬间穿缩到另一个镜面的濑名都会一个不小心找不到他的身影,然后在几分钟后勒令某人停止作妖收拾干净面壁思过否则就强行把他赶出去。

每天盯着这个笨蛋真的超累的诶?!濑名想自己若是有实体大概早就把月永leo五花大绑丢出门外让他好好体验一下天祥院的诅咒了。

#

其实月永来到别墅的第二天——雨停的时候,濑名泉是认真严肃地对这位跳脱的不速之客下过逐客令的。

月永leo原本嘟着嘴不从,结果拗不过濑名的“这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不能你说住就住”,恋恋不舍地看着昨晚写在地上的乐谱说,这样啊,那我以后还会来的。

濑名腹诽以后你不会来了你会中了天祥院的咒会一辈子离这个林子有多远是多远,目送着月永踏出别墅的大门。

一秒。

两秒。

十秒。




两分钟。

——为什么没有尖叫声?难道说月永leo真的不是人类不会受诅咒的影响吗…就在濑名思考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又被推开,月永leo低着头,小辫子宛若照应了主人的心情一样低垂在脸旁。他反手合上门背靠着门站立。

“sena呀。”月永leo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刚才有一瞬间,我的妄想全部消失了。飞扬的音符,面包形状的汽车,在云里翱翔的鱼和糖果,还有我的inspiration,都不见了。我站在那里等了好久他们都没有回来,我探头去找他们没有出现。好恐怖,没有妄想的世界安静得好恐怖。”

“然后我进来这里,一瞬间我的妄想就涌了出来!我的音符我的朋友们!全回来了!然后我想起,sena,在门外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你了,太可惜了!sena这么好看!还好心留我过夜……我不要,sena,我不要出去了。门外的世界没有音符没有你,那样太可惜了!”

“所以,就算sena要阻止我,就算要花很长的时间说服你。我也想留在这里,和我的inspiration和sena一起在这里!”

翠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和这个靠着不知道哪里的能源点亮的别墅不同,那里面是自由的,向阳的光芒。在金碧辉煌的别墅中呆了太久,像月永leo这样闪闪发光的、鲜活的自由的人真实地动摇了濑名一直以来冷静又疏离的表象,他甚至有点觉得,如果是这个家伙,留在这别墅也不是什么坏事了。

“……随你便好了!真是的,你可不要太吵啊,真的超烦人的!”天祥院应该不会再管这个宅子了吧,实在不行到时候再揪着这家伙和那个怪天使道歉吧,濑名愤愤地想。

“耶——sena是答应我了嘛!好开心啊!感觉可以做出来绝世的名曲了——☆”

“所以说你安静一点啦!啊!不要在花瓶上乱写东西,给我写到纸上!”


啊——我为什么会留下这么麻烦的家伙啊,好想游君哦,他会不会到这里来啊啊啊啊……

#

然后,从那天开始,看起来像城堡一样的别墅真的成为了国王的城堡。

濑名已经差不多习惯了月永leo大大方方的在二楼找了个窗外有棵高树的房间安了窝(这并不妨碍他闯入每一个房间乱写一气),裹着个被单大喊着“senasena国王来了——☆”从楼梯的扶手上滑下来摔了个四脚朝天,揉着后脑勺冲着镜子的方向哈哈大笑的模样。对于他夸张的“国王言论”濑名也不屑再做过多的评价,甚至开玩笑一般用国王日常称呼他。但是对于这位国王大人的身份,濑名还是存了很大的疑问。

自从第一次出门后,月永似乎认定了“这扇门的外面没有妄想!是国王的敌人!”下定决心再也不踏出门去,好在天祥院在盖建这幢别墅——当着月永国王的面一定要说是城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厨房留了一个巨大的冰柜,当初濑名一个人居住的时候懒得打开,没想到里面竟然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城堡里的住户提供食物,把月永兴奋的哇哇直叫。

但是不管城堡的设施多么完善,这个金色的鸟笼也不能拦住月永的双翼。他渴望自由,却不能离开这座城堡,于是他擅自将城堡的天台改成了国王的花园,通过那里探望外界新鲜的空气和远方的城镇。

也不是没有太胡闹失足掉下来的时候,好在城堡四周有着厚厚的植被接着国王不让他受伤。但是每次从大门一身树枝树叶归来的国王大人都会露出明显很失落的神色——这是当然的,只要离开宅子的范围天祥院的诅咒都会生效,濑名感慨不像其他那些愚蠢的入侵者一样大喊大叫是很好,但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每次怎么能记得要回城堡来而不是慌乱地跑的远远的?

说到底他还不知道,这个自称国王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

能中天祥院的咒,说明月永leo其人和人类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他每次离开宅子的反应和普通的人类又相去太远——普通人脑海中出现的那些恐怖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占据他的思想,反而是那些原本就很不切实际的幻想从他脑中消失。濑名看着找回“inspiration”就把方才的沮丧一抛脑后奋笔疾书写写画画的国王,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说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啊??人类?还是天生没有魔力的魔法使什么的??”

“嗯——不知道!那些麻烦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方才还在手中的笔被叼在口中,我行我素的王哼着小调摸索着即将诞生名曲的走向。

“啊!但是!”原本盘腿靠在衣架旁的leo突然一个机灵爬起来跳到镜子面前,对着里面的人影兴奋地扳起手指。

“我什么曲子都会作哦!精灵国的,恶魔的,还有天使!雪国的长毛妖怪什么的!什么都会作!他们都说我的曲子很好听!”说完他苦恼地把已经盖好的笔抵在下巴上,“但是啊,sena听我说,我在恶魔那里填的词被笑话了哦!笑得前仰后合那种!明明他们自己的语言很美妙,不能融入音乐中太可惜了!可是他们还是笑!那以后我生气了!”

“生气了然后呢?”

“嗯?然后?然后我想到了那些宇宙人朋友——呜啾☆啊!那真的是绝赞的inspiration——”

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但是sena!我最喜欢的还是人类的曲子了!其他所有物种都对他们隐瞒了自己的存在,很好笑吧,sena,因为人类是多么地纯粹和天真啊!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要更努力地生活,他们的生活的全部都写在音乐里了!他们的音乐中有笑声,有悲伤有愤怒!还有恐惧!人类是那样的脆弱,他们敏感的心都在那些旋律里!sena,我好喜欢他们的音乐啊,sena被困在这里太浪费了!所以我作给你听,我要把那些脆弱却努力的人类的喜悦全——都写给sena听!”

又来了,亮闪闪的眼神,有萤火一样的火星从碧瞳里飘了出来,在漂浮着尘埃的空气里消散,温暖了原本死气沉沉的城堡。

濑名泉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双眼睛,明白了——不管这家伙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他天马行空的想象更为宝贵,他经历的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他的“妄想”——他就是活的这样纯粹而自由。被自己的妄想囚禁在这里,对月永leo来说反而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鸟儿的翅膀被金丝鸟笼封锁,他的思想却在笼外尽情飞舞,点亮他自己的世界。


“sena,我想给你看看我的音乐和我眼中的世界——我希望你,追随我!”









“做我的骑士吧,sena。”

翠绿的眼眸里展开了无限大的世界,其中包含着濑名泉的身影,冰蓝色的眸子在他的眼底宛若消融的冰。

“——然后,你的国王,哪怕是拼了命,也会让你幸福。”

—TBC—

祝贺濑名.镜.泉脱宅第一步达成!!!(慢着
我好喜欢跳脱又时时为了他的骑士着想的王喔!!也是抱着这样的心理进行描写的qwq
没看过lionheart原文狮心的部分受同人影响比较大…虽然说过本意不是写cp但是这两个人羁绊也超级棒啊…没把泉总的温柔写出来之后会努力的…
下章栗子出来搞事儿啦wwwwww有种预感从栗子章开始可以走搞笑路线了(不是

依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比心~

『kn中心』镜中歌•0(濑名泉篇)

『——濑名泉是一面镜子。

——这样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确切地说,他可以在一定距离内自由穿行在各种可以反射人容貌的物件中。只不过他初认识到这个世界,以及被带到现在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林子中间的别墅,都是通过现在正框住他的这面雕花精美的全身镜罢了。』

###
#奇幻异世界paro,以人类为主多种族共存←这样的世界观w
#kn中心,从泉总视角展开
#有对年长组的羁绊向描写,没有明确cp关系,目标是人际关系向晶爹看齐…!(不存在的
#【高亮】脑洞是在日服kn返礼之前的,然后返礼剧情还没敢看(怂)…对kn众人的心理和性格有较多个人理解如和原作有出入很抱歉!
#有一点点童话风格…???不要被这个废话的序章骗了其实本人是个逗比233
#尊重并喜爱所有角色,所有提到的爱豆都没有一点点黑的意思,全是爱你看你看!(掏心x

#以上ok请继续ww
###


在远离城镇和村落的地方,有一片黑压压的森林。

与人们所处的集市和房屋不同,那里没有一丝朝气,哪怕是被恩惠万物的朝阳撒上亮闪闪的橙黄,也好像将那片光芒吞噬了一般一片死寂。

人们畏惧黑暗,畏惧未知和不可预测的变数,于是他们畏惧那片森林。他们告诫出行的家人绕道而行,劝阻路过的旅人另寻方向,严厉地指着每个孩童的脑袋,告诉他们,绝对不能靠近那里,不然会被掩藏在黑色树枝间的恶魔抓走,挖出心脏,肉体被撕裂散布在黑色森林的各处,头颅被当做装饰品挂在血淋淋的壁挂上。

孩童惊恐地眨着眼。他们不甚能理解失去心脏和头颅的苦痛,只是单纯的将那座森林和夜晚的房门外,有火车通过的铁轨或是有钱人门口凶恶的看门犬一样,单纯又一概而论地划分为大人口中“不可以接近的地方”。然而只有那些忧心忡忡用血淋淋的故事告诫孩子的家长们知道,这样的传言并不仅仅是为了恐吓孩子的睡前故事,关于那个漆黑森林的恶魔,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有人畏惧未知,就有人对未知充满好奇。很久以前,总不乏一些勇敢的人,或是对谣言不屑一顾的冒失鬼,想要亲自去那林子里探个究竟。然后,从那些惊慌失措,脸色铁青冲出森林的人口中,由于惊恐而断断续续毫无逻辑的故事渐渐传开。

幽灵,鬼怪,会把长发垂下企图将人勒死的女鬼,面目狰狞的三条腿的怪胎,甚至有人在那林子看到了血淋淋的僵尸,而那僵尸抬起的丑恶面庞竟与自己的亲友神似……

总有人口中喊叫着新的异形冲出那片森林,久而久之就算是再大胆的人也失去了尝试的勇气。所有人都在心中将那片森林封印起来,任由那些恐怖的故事流传。

后来人们将诸多的故事整合,对那些尚不知晓森林恐怖之处的人这样说——

——那片森林里,住着最穷凶极恶的恶魔。






“……什么的,全部都是村民的异想天开吧。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林子吗,还有一座这么漂亮的别墅,废弃了真是可惜了。”

远方的旅人不信传闻踏入森林中唯一的别墅后如是感叹。他已经下定决心,又得意洋洋地打算亲自扫清那些无知的村民的愚昧,告诉他们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因为周围山体遮掩而采光不好的林子罢了。

又一个傻子。看着男人神采飞扬的得意笑容,别墅的一角发出一声嗤笑,一双视线看着男人推开别墅的大门踏出去……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门口传来前一秒还策划着成为英雄的男人的哭喊,被恐怖充斥的声音迅速地远离,别墅的大门又复重重地关上。

“超烦的。”角落的镜子里浮出了一个身影,一脸不耐烦地支着头,启唇发出了声。

#

濑名泉是一面镜子。

这样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确切地说,他可以在一定距离内自由穿行在各种可以反射人容貌的物件中。只不过他初认识到这个世界,以及被带到现在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林子中间的别墅,都是通过现在正框住他的这面雕花精美的全身镜罢了。

濑名泉在来到这里之前见过不少人。其中不少都是不惧怕他镜中的身影,可以落落大方地和镜子里的他进行交流的存在。渐渐地他认识到两个事情,其一是,所有那些惧怕他的人,被统称为人类;而那些坦然接受自己的人拥有着不同的身份,精灵,魔法使,恶魔(并不是像人类口中那样十恶不赦)等等,但是他们也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会对人类隐瞒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方式安然生活。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比如守泽那个傻冒,明明是个人类却在第一次看到自己时热情似火地扑上来,扑完还煞有其事地问他,有没有“冒犯他们镜子界的礼仪”…这个人是个少有的例外,濑名泉甚至很少把他当成人类来讨论。

濑名泉对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二点,也是他非常满意的一点。

——在所有他见过的“人形存在”中,除了游君以外,能和自己颜值相媲美的人,大概一只手就能数得出来。

濑名泉对这样的认知十分满足。

#

美貌值亿的濑名泉近期有个苦恼。

他遇到了一个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人类的,没有苦恼的家伙。

但是在说明这个苦恼之前,解释一下他现在的处境是必须的。

超——烦的。

#

关于濑名安家的这座别墅,其实诚如那位落荒而逃的旅人所说,真的只是一座普通的林子里普通地被废弃的别墅罢了。

而关于这座别墅的的诸多传言,刨根问底,实际都源自一个人。

他与那个人没甚么交集,老实说他也不想和那么麻烦的人有什么交集,他对那个人那种一面珍惜着自己深爱的东西一面又小心翼翼摧毁的行为也非常不理解。

“看啊,濑名君。”名叫天祥院英智的天使眼中带着足以让人朝圣的神圣,出口的话却宛若魔鬼,“多么可怜的森林啊,仅仅是因为坐落在无法被阳光充分照耀的地方,它还在这么顽强地生长,就被人们嫌弃,抛弃。多可怜啊,但是多么可爱啊。这片大地的一切都应当被人们珍重地放在心里不是吗!”

“既然这样,既然人们无法正面地看待它,无法让它通过自己这坚强生长的一面让世人铭记,那么就让它以别的方式在人们心里留下痕迹吧。”

漂亮得自身存在就宛若阳光的天使没有等到濑名的回话,自顾自地扬起手,凭空出现的木块和瓦砾,甚至一些珍宝和绝世的名画飞舞着,逐渐在他们四周堆积,一晃间一人一镜已经身处一座目测三层,金碧辉煌的别墅的中央。

“……你做什么啊。”

“嗯?”刚刚弹指就在一片荒林中竖起一座豪宅的天使并不觉得自己做了多么惊人的事情,睁着眼无辜的看着他。

“我在拯救这片森林啊,濑名君。既然他不能用自己的生长被人们铭记,那么就由我,由皇帝带给它新的生命吧。”

“皇帝”转身留下不方便自己移动的濑名泉,忽地打开别墅沉重的大门,不太明亮的光线投进来,天祥院英智的背影被漆黑覆盖。

“是诅咒哦,濑名君。凡是进入这座住宅的,那些肤浅又愚昧,却努力生存的人类,在踏出这扇大门的那一刻,他们进入森林后的记忆将全部改写——他们会忘记踏入这森林后所见到的一切,他们记忆中的森林将充斥自己最恐惧的东西。”

“很棒吧?这样森林就会被人们铭记了。不会寂寞真是太好了。”

你是个天使吧说什么诅咒。明明会更寂寞的好不好。森林绝对不会高兴你这么做的。面对自己完全没有胜算并且看起来有一些不正常的天使,濑名识趣地没把一连串的心里话说出口。天使回过头,笑弯弯的眼睛却仿佛看穿他心思一般带着调笑。

“……那么濑名君。你是要陪着我这个任性的皇帝继续漫无目的地旅行?还是要留在这个住宅里,用不一样的眼光来审视一下人类这种生物呢?”

天祥院给他的根本就不是选择题,濑名暗自叹了口气,两个人一同出行本就是偶然,现在见识了天使惊人的一面的濑名泉更是听得出对方的意思。

——之后的旅行不需要你了。那么,请你在这别墅中替我来见证这森林的改变吧♪

何等傲慢又恶劣的天使啊,但是对方眼底闪闪发光的期待如此真诚,就算刚才他做出了多么恐怖的言论,濑名泉也并没有将天祥院归为坏人一类。

……奇怪的人倒是无可否认。

“超烦啊。”濑名泉揉了揉蓬松的刘海,轻松钻到了楼梯分叉口的圣女像的玻璃壁上,背对天祥院浮出一个淡淡的身影。“谁还要和你这个危险的家伙一起继续旅行啊。”

“皇帝”的嘴角扬起满意的弧度。之后是振翅的声音。濑名回过头时,只有一片白羽落在早已紧闭的大门口。

——话说,天祥院那家伙刚才把这种称作城堡也不为过的豪宅称作“住宅”啊。

……妈的有钱人,超烦。

心底嫌弃了一句,濑名钻进了别墅的房间,准备将这个以后不知要安多久家的豪宅探个究竟。

#

之后,就在这座别墅,橙发的青年裹挟着一身风雨,碧色的眼里却浸透了盛夏的光,谱写了一段国王和骑士故事的第一个音符。

—TBC—


下章是王的故事w!
说实话这个故事本来只是因为突然脑洞了岚姐和镜子里的泉总在吵“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的一个短童话结果不知不觉,从序章开始就,码成长篇了…(你
对会长有很多亦正亦邪的描述,希望不会冒犯各位看官姥爷(涉涉发抖)
会长的性格真的好难把握喔…我本人是非常喜欢狂气野心又真心为了对方的皇帝陛下的w
关于千秋的一句话描写,我只能说,以后大概还会有很多流星队的一句话描写…(话唠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去码下章

上学期太忙手机里存了好多脑洞…
假期能消灭几个是几个吧hhh给自己个痛快 ( ˙˘˙ )

(↑听起来像是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

一个厚涂练习…构图有参考(悄悄
想试试清爽的夏天的感觉的2wink!
……然后输给了电脑色差 (´°̥̥̥̥̥̥̥̥ω°̥̥̥̥̥̥̥̥`)…

好想吃薄荷和草莓口味的双子啊 (*´▽`*)❀(什么

一期播出的时候脑洞的一个小甜饼…当时懒得上色了就放置play了(不
结果上一集动画组加戏年轻的老师炸飞我!!!就把一年多之前这个草图流又拿出来了😂(迟

人设和性格都ooc注意!!两个人座位也是反的…就是一块儿完全被动画组爸爸打脸的单纯的糖 ヘ(;´Д`ヘ)
害羞的三三是世界的宝物啊救命…(

诈尸+复健
真想让全世界都看到姐姐的笑容!!

踩着ddl!!!明明很多天前就开始准备了还是拖过了日本的时间…但是!!我的爱是真诚的♡

姐姐生日快乐!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祝你未来的生活有面包有诗有远方,当然还有吃不完的炸鸡♪

(被色差搞死了。无数次经历了绝望😭还好赶上了!

宗老师实力兔团推2333听说有一张仁哥的表情包“你们总有一天会变成蜡笔次欧基桑的”,短裤多么好!(ni
感觉宗老师既然喜欢给仁哥穿漂亮的演出服那应该对其他小男孩应该也是一样吧!就画了(其实是我想看(←

1p大家眼中的蜡笔次

2p宗老师眼中的蜡笔次1.0ver.

3p真白.唯一女装卡.表演部扛把子(某种意义).友也是不服气的233

4p于是宗老师眼中的蜡笔次2.0ver.
追忆剧情还没看,不过面无表情的小人偶们想想还是挺那啥的…qaq

想也没想直接用了sai的蜡笔笔刷hhh结果看起来有点粗糙很抱歉orz
没有任何黑的意思,我是真的爱他们qwqqqvk兔团都好棒
(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_(┐「ε:)_

新年快乐!!()迟到了也是新年啊对不对←无聊的自我暗示

大概是mika做手工被宗老师嫌弃幼稚了但是还是和mika一起把新年的剪纸贴起来了w
vk真好啊坐等实装呜呜qwq

来除除草 (´-ω-`)

然而有一种开学了又要荒的预感(看着课表哭泣)

再过几个小时阴历生日,却想不到啥想说的
祝愿新一岁健健康康早早睡觉瘦瘦瘦
高产似母猪,学业各种竞赛也要顺利♡
新一年不要老做腿毛啊少抱腿自己干打起精神鼓起干劲啊我!!!!拜托了请集中注意力吖☆
然后奶自己一口未来的valkyrie ヾ(。´囗`)ノ嘻嘻

提前的生日快乐啊吼,写着自己玩儿祝福自己新一岁依旧幸福快乐就好www
明天去吃好吃的 ♡(*´∀`*)人(*´∀`*)♡